靠自力修行的道路,真是险象环生

多诸障难者,行人于禅观中,击发阴魔,如《楞严》开五十种,皆云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,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故知正见稍亏,邪魔遂炽,无益更损,求升反沉。由此浅根怖道不学。——《佛说阿弥陀经疏钞》

这一段谈到末法的时候,修行有诸多的障难。这一点可能我们观察自身或其他修行人,还真是触目惊心了。

修行人一般都要修戒、定、慧。行人修“禅观”(修禅定、观想)时,主要是要把烦恼伏住,最后要断烦恼,使自性本具的心光显发,破除无明的愚痴、暗冥。这个过程是非常有文章的。

为什么这样说?我们与生俱来就有五十种阴魔,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等五阴中都隐藏着魔。如果不修行,这些魔呢倒也潜伏在五阴里不出来;但当你有一定的修行功夫,就能把这些魔给“击发”出来。

“击”就是激起,“发”就是显发。所以我们有这个五阴,就必然有五阴魔。修观行没有功夫,它不理你;一旦你修禅定,比如要破色阴、受阴或者想阴的时候,这些魔呢,就能显现出来。如果对这些魔认不清,就可能被它所控制,走火入魔,那就非常危险了。

五阴的每一阴都有十种魔,它会依照修行的境界而起。比如当色阴修到一定程度,神识都能够自由出入;或者内观的功夫能看到身体内部的情况,五脏六腑哪个地方有虫啊什么的,都能够把它拣出来,而且身体都没有障碍。

或者定中能显现佛的形象,甚至佛还在讲经说法;或者在黑暗当中能够见到种种的东西;或者随着定功越来越深,身体就像草木一样,拿刀砍都没有痛的感觉;或者很远的地方都能够遥视,能看得清楚;或者很远的声音都能听得到……这些都有可能出现。

当这些境界出现的时候,你如果有正见,就会知道这是由于修习禅观这种定力而暂时显现的,不是真正的破烦恼的圣人所证,就是不作圣解,这个魔事就能歇下来。

如果你说“啊!我这个境界多好,我已经是初果、二果、三果、四果了”,那就是 “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”。一般的人在这种情况下,可能都是经不起考验的,有一点境界就认为到家了,证道了。这是色阴的十种魔。再说当一个修行人破了色阴之后,将破受阴,这时候就要注意受阴的十魔。

一切众生都有大悲心,但善心乍起的时候,如果没有正见来平衡,就容易着悲魔。悲得太过度了,看到那些苍蝇蚂蚁,都跟自己的儿子似的,看着它怎么这么可怜哪……见人就掉眼泪,就是悲伤过度,诸如此类,是谓悲魔。

还有狂魔、易知足魔、我慢魔、欲魔等。欲魔就是在禅定当中,由于知见不正,贪欲心很重,误入种种欲念的境界。如能觉悟这是一个会出现偏差的情况,就可以把它矫正过来;如果认为是圣人证悟的境界,那就麻烦了。

这个欲魔一旦入到没有正见的修行人的内心,就会诱惑说:淫、怒、痴就是菩提道,并变化成种种白衣来行淫欲。如果没有正确知见,行淫欲之人还自认是持法子(就是修行佛法的人)。由于这种鬼神力的加持,欲魔就能够摄受没有正见的愚人,来跟它一块行欲,这样的人有百千万之多。

欲魔住久了,这个人的福报威德丧尽,就生起厌嫌之心,离开这个人的身体,麻烦很快就接踵而来,生前遭受国法之难,死后堕入无间地狱。这是“受阴魔”。

我们再看看“想阴魔”。想阴魔会以附体的现象出现。如果你有一念贪求之心:贪求善巧、感应,贪求有深入的禅定,贪求想得神通、得长寿等,这些天魔或者年老成怪的精魅,就会马上趁虚附到你的身上。

你贪求什么,它都能满足你的愿望。比如说一个人想贪求很多很殊胜的法,并且想只有他一个人知道,这些天魔就变化成佛菩萨或祖师大德的形象给他说法。这个人若在定中看到这些情况,就会认为很真实:“呀,我知道很多法,专门为我说的,别人都不知道!”

由于魔力的加持,他这种我慢心就起来了,也确实能够辩才无碍,讲得头头是道。等到天魔离开他的身体,他这种蛊惑人心的因果报应就现前了,生陷王难,死堕地狱。

如果把我们的身体比做房子,一旦被附体,就好像一个房子有两个主人,在那里打架。你看现在也有被附体的人,真的是很苦。

为什么会有这种附体的现象?

被附体的人肯定是有所贪求的。以前我们到东北弘法的时候,也会有一些被附体的人过来。但这些人会对附体的魔作正面评价,说是他的护法神,得要好好伺候……有这种认知就麻烦了。

被附体的人其实真的是苦不堪言,想睡觉的时候附体不让睡,而且还在他耳朵旁边说这说那。他又好奇,喜欢问一些事情:我要做这个事,做得成做不成哪?他要问一问身体里面的东西。

有时候他很想干什么,附体却不让他干,纠结得真是身心憔悴呀!所以要把这个贪求之心彻底放下。那附体来了怎么办?你真得要好好地对待。既然来了,它也是众生,你首先要跟它和平相处,要用善心对待它,说我要念佛给你回向,然后请它一起念佛。

因为这些附体的无论是天魔,还是年老成魅的精怪,都是暗冥的,当你念佛时,内心的心光显现出来,它待不住,就会离开。

《楞严经》讲,在末法的时期,想阴的十种魔常常出家修道,这很麻烦的。这也是末法的一个衰相,魔进入僧团里面来了,或者附到人体里面,或者自己现出种种的形状。

这些魔都有一个特点,都是大我慢,认为它证到了无上正等正觉。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不持戒律,赞叹淫欲。所以我们判别邪正的标准之一,就是看他是不是真正持戒!魔所现前的都不持戒,破佛律仪。这是想阴的魔。

色阴的十种魔属于依境界而产生的,叫心魔(内心的魔显现出来);受阴和想阴的魔属于天魔,从外面过来的;行阴和识阴十种魔属于见解上的魔——见魔。这都是非常麻烦的事情。这些魔能够损伤、杀害行人的法身慧命。

所以我们修行一定要有平实的心。古人说:宁可千日不悟,不可一日着魔。你一旦着魔了,魔入到心腑,真是很麻烦。我们一定要有正知正见,也一定要有自知之明,知道在末法的时期修行,外面诱惑很大,内心非常散乱,烦恼深重。

我们要老老实实念佛求生净土,千万不要一上来就非得要开悟、要见什么、要证什么,只要求一个能带业往生,就了不起了!

有些人说,闭关是为了想要至少达到“分证即佛”的位次。猛地一听,这有种理想主义色彩,也值得赞叹。但“分证即佛”是什么情况?连智者大师、蕅益大师都达不到的。只是闭几年关,就想得“分证即佛”?如果好高骛远的话,还真的会出麻烦。但世间人呢,容易被这些所诱导。很多人喜欢问:啊,你修行,现在怎么样了?是不是开悟了?是不是得哪个果了?

之前有上海的一批企业家来,最后,有个人好像鼓了很大的勇气似的问道:“哎呀,www.hga019.com|官网,我有一个问题,不知该不该问?”我说:“没问题,你问吧。”“这个……不知道你现在开悟了没有?”我说:“我没有开悟,跟你一样。”

他把开悟看得很重要。旁边有个人说:现在有一种“开悟焦虑综合症”——一学佛就要开悟!如果说一个修行人经不起这些诱惑,觉得如果说自己开悟了,得什么了,就能得到名闻利养了,所以我也要装模作样了,这样的话,就有可能犯大妄语。

所以我们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啊!现在这个时代,若真的能够做到粗持戒律、老实念佛、求生净土,就是很了不起的修道人了。

有的人确实精进心勇猛的话,会容易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,尤其是在禅修当中。因此,莲池大师非常慈悲地引用《楞严经》所开出的五十种阴魔,告诉我们,末法修行多有障难。

行人修定在真妄相交的时候,会现出种种幻境。这些境界现前时,不要害怕。因为修行有功夫才会着魔;没有功夫时,魔还不管你呢!只要对这些境界能做到不执着、不分别,能够观空,它就是善境界。

如果你出现这个境界,就认为已经得到证果的圣人境界了,那无论是内心的阴魔还是外面的天魔,就会马上趁虚而入,把你控制住——“即受群邪”。本来修行是想求出离、得解脱的,但正见稍亏,邪魔就炽然,不仅没有得到解脱,反而沉沦、堕落了。

这种情况也发生过很多。举个气功的例子(因为很多气功也修定,但是不究竟,方法与目标都不正确),九十年代时有一个气功热,就有不少人走火入魔了,被送到精神病院。当时有一个国外学者,本来是来研究其他问题的,之后发现练气功出问题的人很多,他就做了个专题,到精神病院去了解:你是怎么得精神病的?原来修什么气功的?还专门写了本书。你看,不练气功还好,一练练到精神病院去了。

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?因为某些气功大师说,你练气功能够得五眼六通。眼通有透视、遥视的功能;耳通能够听到这个、听到那个;还能够隔空取物,把远处的东西取过来……他们甚至还说,我在哪个地方发气,你们在全国各地同时接我的气哦!大家就在那里摇头晃脑地接气。专门讲神通,迎合了一些人的贪求心理,一追求的话,就出问题了。

而且这个魔都能够知道你心里想什么,能顺着你的心来满足你。想要旅游,它可以带你去看其他的地方,风光无限。这些定中显现的魔境,尤其是见佛见光的境界现前时,真的让很多人很难透过去,就会误入得很深,因为太殊胜了。

由于在修行过程中,有可能会出现上述种种魔障,就使得那些根机浅的人认为不修道还像一个正常人,怎么一修行就怪里怪气的,以至于害怕修行,“怖道不学”。

所以在这个时代,真的要去读一读像《楞严经》关于五十种阴魔的一些经文,了解靠自力修禅观的道路是怎样地险象环生。

末法行人要依照祖师的指示,走老实念佛这一条路,稳妥、保险,可以避免 “求升反沉”的结局。